王者28 > 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探索:从花钱埋到花钱买

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探索:从花钱埋到花钱买

2018-10-08
分享到:
【导读】《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探索:从花钱埋到花钱买》,欢迎阅读。

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探索:从花钱埋到花钱买

  目前,中研普华已经为上万家客户()包括政府机构、银行业、世界500强企业、研究所、行业协会、咨询公司、集团公司和各类投资公司在内的单位提供了专业的产业研究报告、项目投资咨询及竞争情报研究服务,并得到客户的广泛认可;为大量企业进行了上市导向战略规划,同时也为境内外上百家上市企业进行财务辅导、行业细分领域研究和募投方案的设计,并协助其顺利上市;协助多家证券公司开展IPO咨询业务。我们坚信中国的企业应该得到货真价实的、一流的资讯服务,在此中研普华研究中心郑重承诺,为您提供超值的服务!中研普华的管理咨询服务集合了行业内专家团队的智慧,磨合了多年实践经验和理论研究大碰撞的智慧结晶。我们的研究报告已经帮助了众多企业找到了真正的商业发展机遇和可持续发展战略,我们坚信您也将从我们的产品与服务中获得有价值和指导意义的商业智慧!了解中研普华实力:中研普华咨询业务:公司介绍中研普华集团是中国领先的产业研究专业机构,拥有十余年的投资银行、企业IPO上市咨询一体化服务、行业调研、细分市场研究及募投项目运作经验。公司致力于为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企事业发展研究部门人员、风险投资机构、投行及咨询行业人士、投资专家等提供各行业丰富翔实的市场研究资料和商业竞争情报;为国内外的行业企业、研究机构、社会团体和政府部门提供专业的行业市场研究、商业分析、投资咨询、市场战略咨询等服务。

  住在台北中正区的孩子往东西南北任何一个方向走去,都会碰到戏剧院、音乐厅、美术馆、电影院;屏东、台东的孩子往东西南北任何一个方向走去都会碰到山川和大海。

  昔日城区内“鸟无栖息树,人无乘凉处”的旧貌,已变成“长街披绿带、伴高楼,三季有花、四季有景”的城市美景。10月12日,国家住建部对拟命名的2017年国家园林城市进行公示,盘锦市榜上有名。

  威尔士称,目前力拓并没有新的大型的并购计划。因为力拓希望并购的是那些成本曲线较低、有竞争力的资产项目,“但市场中能够被收购的大多是成本较高的项目。力拓对这些项目并没有兴趣。”他认为,目前力拓已拥有很多优质资产和项目,力拓应该致力于向内优化业务,削减成本,向现有的铝土矿、铁矿、铜矿、二氧化钛等项目深挖增值空间。

  据徐工集团副总经理李锁云介绍,此次展出的11吨级装载机完全符合欧洲标准,按照最新节能环保指标生产,对中国制造商来说是一项重大突破。李锁云说:“过去中国的装载机的制造都集中在中小吨位上,像十吨以上的产品,能够符合全球标准,能够得到市场认可,这在徐工是第一次,也是中国行业的第一次,我们这款产品在东欧市场已经得到了客户的广泛验证和认同。”记者看到,很多外国参观者都对中国展台抱有浓厚的兴趣。

  其中,阅读量增大是一明显体现。

垃圾是放错位置的。 我国每年产生大量建筑垃圾,湖北、江苏等地在建筑垃圾的资源化利用方面做出了探索。 不过不少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企业还面临着原料“吃不饱”、产品标准欠缺、销售难等问题。 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更多实实在在的举措。 江苏南通海安市城管局的张华宇是个“老环卫”,过去多年为渣土车偷倒建筑垃圾的事烦透了心。

这两年,老张终于不为这事儿操心了:“建筑垃圾都成卖钱的宝贝了,哪还有人傻到去把它偷偷倒掉!”建筑垃圾变成行道砖,又省土地又省钱实心、空心墙体砖、行道砖、绿化砖、护坡砖……偌大的厂区里,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砖。

这是海安市一家以建筑垃圾为原料生产各种建筑产品的企业。 该公司把从道路、拆迁工地运来的巨大混凝土块破碎、分筛,制成粗、中、细不同类型的骨料。 粗骨料中,鹅卵石大小的石子,一经制成就被建筑企业的重型货车拉到工地再次作为混凝土原料。

还有一些粗、中型骨料,在这里被加入一定量的水泥,形成商混原料,制成建筑用混凝土。

而那些被粉碎的细骨料,则被制成行道砖、透水砖、护坡砖等各种砼制品。

武汉也有这样的企业。 9月6日,在武汉一家环保科技公司的作业场,机器轰鸣中,大块的混凝土废料经过破碎生产线,变成粉末、石子、石屑,添加水泥等原料后,变成行道砖、护坡砖等产品。

据介绍,正在被处理的是汉阳区海绵改造工程中产生的约万吨建筑垃圾,这些垃圾若是填埋将占用30亩土地,而资源化处理制作成地砖等产品后,不仅节省土地,还可节省100多万元原料采购款。

这个作业场,是武汉开始试运行的6处建筑弃料处置点之一,采取就地、就近处置的方式,将建筑弃料破碎、分选,再深加工成透水砖、路沿石、水稳拌和料以及再生碎石骨料,重新使用或直接回填到工程建设中,变废为宝。 目前,该公司已在武汉建成三座建筑垃圾循环处理厂,年处理能力达到100万吨。 需开拓原料来源,完善产品标准建筑垃圾要实现资源化利用并不容易。

海安一家再生资源公司负责人介绍说,该公司设计生产能力是年处理24万吨建筑垃圾,2017年正式投产,年实际处理量是13万吨。 产量上不去不是因为销路不畅,而是因为“吃不饱”,“产品一出厂就被客户拉走了,关键是原料跟不上”。

海安市城管局负责人介绍,海安城区平均每天产生大约1000吨建筑垃圾,一年下来有30多万吨。 那么,其余的20多万吨建筑垃圾都去哪里了?该负责人介绍,大部分像砖石碎料这样的建筑垃圾,直接被建筑工地拉去作为地基材料了。

据介绍,在海安,再生资源公司的建筑垃圾收购价是每吨25元,被建筑工地拉走的砖石碎料,出价则更高。 在湖北,这类企业也存在“吃不饱”问题。

襄阳市一家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的企业,年处理能力为100万吨,因为原料供应断断续续,今年上半年只处理了6万多吨建筑垃圾。 记者在湖北调查发现,不少建筑工地施工方习惯于直接付钱给运输单位,由其代为寻找消纳场处理。

由于建筑垃圾体积大、转运成本高,运输单位往往不会专门去寻找资源化利用企业出售垃圾,而是直接运至消纳场。

湖北省城管局城市管理处处长侯继光介绍说,目前湖北成规模、标准化的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企业很少,大部分企业规模小,垃圾处理成本高,且产品无标准,难上市,很难盈利。

据介绍,在武汉,一车建筑垃圾运送20公里就要600元运费,而生产出的地砖,每平方米售价只有30元,必须要靠量盈利。

一旦生产不能持续,或者产品卖不出去,就要亏损。

有的环保公司因为承接了武汉旧城改造、道路改造等项目,产品有用武之地,才能基本实现产销平衡。

武汉市城市管理执法督察总队副总队长王敬介绍,武汉每年产生约2000万吨建筑弃料,其中用于基坑回填和场地平整约占60%,山体修复、堆山造景等约占30%,资源化再利用的只有10%。

王敬说,目前武汉大大小小的建筑弃料资源化利用企业有30家左右。 针对企业普遍反映的建筑弃料获得难、产品标准欠缺、上市难等问题,武汉市正在紧急破题,争取今年底初步做到“建筑弃料不出区”,到2020年底,建筑弃土和建筑弃料综合资源化利用率达到60%。 海安市有关政府部门负责人表示,只要不作为垃圾被弃置、不产生二次污染,建筑垃圾再生利用的形式可以是多样化的。 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政府起到了关键作用解决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过程中面临的难题,政府起到了关键作用。 比如,《南通市城市建筑垃圾管理条例》制定了对建筑垃圾综合利用的扶持条款。

建筑垃圾中的装潢垃圾成分复杂,分拣麻烦,利用率不高。 “我们正在利用原有的2个建筑垃圾堆场,把它转型为装潢垃圾分拣中心。

”海安市城管局副局长钱晓兵介绍。 去年4月,武汉曾在中央环保督察中被点名批评:“建筑垃圾违规堆填于鱼塘、蓄洪垸、农田等低洼之地,导致城市防洪防涝能力下降”。

随后,武汉启动整改,将建筑垃圾处理及资源化利用提上日程,提出“减量排放、规范清运、有效利用、安全处置”和“建筑弃料不出区”原则,积极探索环保的弃料处置方式。

“湖北在建筑弃料资源化利用方面确实存在短板,大部分建筑垃圾都是简单填埋处理,甚至存在违规堆填现象。

”侯继光坦言。

湖北省住建厅初步统计,湖北年产各类建筑垃圾万吨,截至去年底,全省已建成建筑垃圾消纳场40座,实际年处理量仅1600多万吨,其中得到资源化利用的更是少之又少。

“早在5年前,我们就曾对全省的建筑弃料处理情况做过详细调研,建议各地市建立资源化处置点,但收效甚微。

”侯继光称,各地在报告建筑垃圾处理情况时,总是称做到了“供需平衡”,根本没有动力和压力上马资源化利用设施。 但在他看来,这种平衡只不过是“花钱填埋堆放”,没有违规处理而已。 “我们正在探索把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纳入特许经营管理,制订建筑垃圾再生产品标准,鼓励优先使用再生产品。 ”侯继光认为,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的关键在于政府主导。 《人民日报》(2018年09月07日12版)责编:张嘉诚。

王者28 收藏我

编辑:佚名

所属机构:王者28股份有限公司

文章编号:14735139 验证

Copyright ? 2018 news.smartphonetraveLapps.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8-2018 王者28 版权所有